只好写个兹证明某某是本社区居民

2020-11-19 19:48

徐东路社区群干透露,如今社区整理资料任务依旧繁重,如最近在整理的创建和谐社区、创建绿色社区、爱国卫生工作记录等。“每个月至少都要打印200到300张纸的资料,最忙的时候要打印500张。”

去年,武汉市委市政府调研了6个月,形成调研报告,并于今年初出台“减负九大规定”。“这九项规定条条都很有针对性,关键在于执行。”孙国武说,目前,民政局已经起草了《落实社区减负九项规定实施细则》,正在向各区和部门征求意见。“《细则》会列出社区职能的“正面清单”,例如公章,只能用于哪些范围等等。清单之外的,原则上一律不得要求社区盖章。”

孙国武说,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一难题,恐怕需要修改相关法律,改变政府一级级管理的行政架构。

这到底是为什么?武汉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处处长孙国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根源还是在行政架构体制不完善。“社区究竟是自治组织,还是政府派出机构?全国都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

不久前,记者来到大智街泰宁社区,正好听到这段对话。社区主任赵大姐说,类似的对话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多位社区主任向记者坦言:许多证明不了的事儿,为了方便居民,只好写个“兹证明某某是本社区居民”。“奇怪的是,这也能通过一些部门的审查。”泰宁社区赵主任直言:“既然这些单位对证明内容无所谓,何必要为难居民?”

社区的负担来自哪里?“社区现在就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办事机构,经济普查、创卫、小餐饮小作坊登记……一个个突击性任务接二连三。”大智街街道办事处人士说。据民政局不完全统计,去年社区共承担了35个部门、166项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事项,需要建纸质台账205本,接受147项工作考核。

被出证明、盖公章之事所困扰的,不只泰宁社区一家。昨日,记者在武昌区蔡家嘴社区了解到,该社区每天要盖20多个章,除了房产、居住、医保等常规的证明以外,还有各种无厘头的章子,比如钱被狗咬了等等。

“手机掉到厕所了,我的是合约机,营业厅说补卡要社区开个证明。”“我么样晓得你手机掉厕所了咧?”

今年2月25日,武汉发布了《关于改进社区治理方式提升管理服务水平的意见》,其中专门有九项规定为社区减负,包括取消市、区、街面向社区开展的达标评比活动;街道对社区工作的检查每月不超过3次;精简社区参加的各类会议;规范社区公章使用管理等。

该《通知》界定,社区组织只需承担民事纠纷调解、居务公开、社区服务站等八项职能。然而,10年过去了,社区负担却越减越重。

记者查阅得知,早在2005年,武汉市就曾发出《关于切实减轻社区组织工作负担的通知》,为“小巷总理”(社区干部)减负。

赵大姐指着一张《个体工商户开业登记申请书》的表格说:“你看这张表,连社区盖章的位置都没有,居民非要盖。说如果社区不盖章,工商局就不办理工商执照。”“社区章子盖了,就得负法律责任。我们社区一年得盖出近200个章子。这里面万一哪一个章子盖出麻烦,你说,我们小小的社区干部哪担待得起?!”赵主任说。

水果湖街机安社区书记袁学刚告诉记者:“街道的会确实明显少了,但许多检查、材料准备等,仍让社区忙不停。”袁学刚最头疼的是“经济普查”,他抱怨说:“从元月份到今年的5月份,前前后后开了20多个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