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饭下来差不多得两三千块钱吧

2020-08-20 08:20

散伙饭上,那些被刘连长“单独指导”过的国防生不再觉得动作被反复规范是一种失败,一遍一遍又做给连长看,希望连长能再给他们指导一次;训练受过伤的战友也拉着连长回忆每一道伤疤的故事。“我们的感情不是具体细节的积累,所以平时表达不出来,‘散伙饭’迎合了我们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和对往事故人的留恋,正好成了我们宣泄感情的方式”。

西安美术学院的朱盼盼说:“我的‘散伙饭’是跟同系的几位女同学一起吃的,平时大家都不算深交,但是那天饭桌上大家都聊得很真诚,我们聊了很多,包括各自找工作的情况和各自的感情状况”。她表示,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抱头痛哭的场景,大家还是像往常一样聊天开玩笑,只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他们即将奔赴不一样的未来,开启不一样的人生。

西安体育学院体育艺术系的贾叶住的是六人宿舍,姑娘们把“散伙饭”搞成了一个系列活动。吃饭、逛街、唱歌,一共花了2000多元。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小王说,为了迎合需求,很多饭店都推出了毕业“散伙饭套餐”,每桌从588元、698元到888元不等。“一个班30多人,一顿饭下来差不多得两三千块钱吧”。小王说道。

西安石油大学毕业班班主任王老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每年他都被毕业生们邀请一起吃“散伙饭”,而他每次都会欣然前往。在他看来,“散伙饭”的聚会上可以听到平时很少能从学生口中说出来的话,还有些对老师特别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师生之情更是溢于言表。这之后,王老师也会请同学们到自己家里做客,自己亲自下厨为同学们做一顿温馨的“散伙饭”。

校园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毕业生的“散伙饭”似乎吃得越来越讲究,这也让一些高档饭店放下架子,把揽客广告直接贴进了校园。

国防生的“散伙饭”不同于普通生,除了美食,还有战友们精心编排的节目。“菜还没吃多少,就抱在一起哭作一团了”,刘鸿儒连长说道。

在大学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以集体的身份亮相,为集体的荣誉而战,他们就是国防生,四年里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的好兄弟,一声“哥们儿”就是一辈子认定的亲人。

西北大学毕业生郑丹娜告诉记者,仅是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就已花去600元左右,其中班级毕业聚餐150元,毕业游450元左右。这样一算,毕业开销至少要700元。除了这些,几个好朋友还要聚一聚,唱歌、吃饭都是不小的开支,估计要1000元左右。

西安工业大学2009级樊涛同学认为,毕业季难免是感伤的,因为要面对太多的分别,通常的做法是投脾气的朋友在外面吃顿“散伙饭”。不过散伙饭同样可以挪到家里,自己下厨,给朋友做几个简单又精致的菜,吃饱喝足后打打桌游,畅谈未来,相信如此温情的“散伙饭”会更令人难忘。

同样,陕西科技大学机电专业毕业生尹阳尽管还在为就业奔波,但也少不了各种人情应酬。尹阳无奈地说:“学弟学妹还有老乡要为你送行,总不好意思推托,可是应约就意味着要埋单或给他们带点小礼物;同学邀请你聚一聚,也不好不去,去了也少不了还一顿;此外,要毕业了总得谢谢老师,‘谢师宴’也是少不了的。”

大多数毕业生认为人一辈子只有一次大学毕业,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多花点钱也值得。西北大学09级数学地质学专业的孙阳同学表示:“这跟很多人办婚礼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一辈子一次,为什么不办得漂漂亮亮的让以后的回忆更美好?”虽然如此,但是更多的受访者认为“散伙饭”应该从简,情真意切远比排场重要。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今,很多毕业生都说,“毕业季,花钱跟流水一般”。

陕西中医学院的张金玉最近很烦恼,因为马上要毕业了,工作还没有着落,又忙着应付学校的各种“散伙饭”,让张金玉感觉阵阵压力。“马上就要毕业了,应聘了几家单位都没有通过,现在同学、朋友之间又都在进行”散伙饭“等感情交流,不参加显得离群,可参加这些活动,让没有经济收人的自己感觉力不从心。”张金玉无奈地对记者说,他已经花掉近2000元了,尽管压力大,他还是要去参加,用他的话说:“再坚持几天就过去了。”

马上就要离校的西安石油大学毕业生张锐在接受校园记者采访时谈到,他自己发现,四年的大学生活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因为性格过于内向,四年间,他与同学之间交流很少,几天前,他终于鼓起勇气,向同学发出了邀请,请同学一起吃顿饭。“真想趁着聚会的时间把自己以前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也真想让逝去的四年重新来过。”

进入6月份以来,西安市各高校周边的不少饭店生意红火起来。一饭店老板提醒校园记者尽早预订,因为饭店近来业务繁忙,除了“散伙饭”、“谢师宴”外,饭店里几乎每晚都有毕业生举办同寝室、同班、同系、同院或同乡好友的各种聚会,所以提前预订是必须的。